白居易:古代文人首屈一指的“酒神”

                      2019-11-26 13:11:46 文学教育·中旬版 2019年11期

                      靳文华

                      内容摘要:本文以白居易本人的诗歌作品作为根据揭示其自少至老嗜酒如命的人生状态,客观地反映了古代文人们的诗歌创作与酒文化之间的密切关系,充分证明了白居易是中国古代文人中首屈一指的酒神。这些论证对于认识白居易诗歌的思想内容及其社会意义有一定启发。

                      关键词:白居易 诗酒人生 酒神

                      在中国古代文学的天宇间,群星璀璨,光耀千载,但不少文学星宿都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这当中,不仅有“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的屈原,也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军旅诗人曹操;不仅有“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的曹植,也有“舂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的陶渊明;不仅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诗仙李白,也有“潦倒新亭浊酒杯”的诗圣杜甫;不仅有“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的范仲淹,也有“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的欧阳修;不仅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苏东坡,也有“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的张先;不仅有“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柳永,也有“红日三竿,醉头扶起还怯”的周邦彦;不仅有“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的秦观,也有“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的易安居士。然而,在这些众多的星宿当中,谁能够称得上“酒冠军”“酒司令”“酒神”呢?笔者说,他们都不是。另有一位诗人则当之无愧。他与这些众多的星宿相比,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就是提倡“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身体力行实践新乐府运动的唐代诗人白居易。

                      白居易,字乐天,晚号香山居士,醉吟先生。幼年聪慧,五、六岁学作诗,九岁解声韵。唐德宗贞元十六年登进士第。而后长期在朝廷,地方任职,先后任秘书省校书郎,盩厔尉,翰林学士,左拾遗,京兆府户曹参军,太子左赞善大夫,江州司马,尚书司门员外郎,中书舍人,杭州刺史太子左庶子分司东都,苏州刺史,秘书监,刑部侍郎,河南尹,太子宾客,太子少傅,以刑部尚书致仕。为官中间曾在家服丧三年。早年与元稹齐名,世称“元白”;晚年与刘禹锡齐名,世称“刘白”。白居易与李白、杜甫,常被称作唐朝杰出的三大诗人。

                      如果深入考察白居易的一生,自少至老,嗜酒如命,一辈子都把酒当作其生命必须及精神寄托。诗人在强烈的酒精麻醉下度过了为官,服丧,养病,闲居的诗酒人生。

                      一.喝酒,自少至老无休止

                      白居易出生于官僚之家,从小跟随其父至徐州別驾任所,寄家符离。可以说,诗人自小就衣食无忧,穿绫着缎,自然而然地就熏染了酗酒的不良习惯,并练就了超人的酒瘾,以酒为食之兴趣至老不衰,最后竟养成了每天清晨起床,不是先饮茶水而是先饮几杯酒滋润肠胃。“朝饮一杯酒,冥心合元化”,“空腹三杯卯后酒,曲肱一觉醉中眠”,这种做法在众多酒鬼中也较罕见。有时经年不沐浴,一旦沐浴完毕,先饮一杯酒,接着喝一碗粥以提神气,“裘温裹我足,帽暖覆我头。先进酒一杯,次举粥一瓯”(《新沐浴》)到了而立之年,白居易更是练就了一身惊人的酒量,饮酒必须满杯,且可以接二连三地喝。“酒盏酌来须满满,花枝看即落纷纷。莫言三十是年少,百岁三分已一分。”(《花下自劝酒》)三十多岁时,官场应酬日繁,白居易一天到晚经常喝得醉醺醺的,“朝见日上天,暮见日入地,不覺明镜中,忽年三十四。……唯当饮美酒,终日陶陶醉”(《感时》)待步入不惑之年,知天命之年,甚至古稀之年,白居易的饮酒次数及酒量更是有增无减,有时在疾病折磨中仍然频频举杯,“况我今四十,本来形貌羸。书魔昏两眼,酒病沈四肢”(《白发》)“行年四十五,两鬓半苍苍。清瘦诗成癖,粗豪酒放狂”(《四十五》)五十多岁时,诗人写道“独持一杯酒,南亭送残春。半酣忽长歌,歌中何所云。云我五十余,未是苦老人。……念此聊自解,逢酒且欢欣。”(《南亭对酒送春》)七十岁时,饮酒并无节制,“以我年最长,次第来称觞。七十期渐近,万缘心已忘”(《三年除夜》)“七十人难到,过三更较稀。占花租野寺,定酒典朝衣。趁醉春多出,贪欢夜未归。不知亲故口,道我是耶非。”(《问诸亲友》)

                      白居易一生对酒的痴迷,由此可见一斑。

                      二.喝酒,公宴私宴常酩酊

                      白居易七十四岁的生阅历,有近四十年周旋于官场。官场应酬,迎来送往,友朋联络,亲友聚会,饮酒场合自然很多。在朝中为官时,遇到国家庆典,皇上恩赐,文士聚餐,曲江宴游等诸多活动,常有相当品阶的官员同赴,此时皇帝往往准许饮酒至醉,白居易应该不会缺席。“赐欢仍许醉,此会兴如何。翰苑主恩重,曲江春意多。花低羞艳妓,莺散让清歌。共道升平乐,元和胜永和。”(《上巳日恩赐曲江宴会即事》)由于白居易在官场日久,又辗转多个部门任职,自然结交广泛,同僚之间,上下级之间,常有交往互动,很多情况下都是以酒联络感情。诗人刘禹锡与白居易同岁,且志趣相近,自然成了文友,也成了酒友。每逢自制佳酿造成,白居易常把美酒呈送好友品尝。“若无清酒两三瓮,争向白须千万茎。麯蘖销愁真得力,光阴催老苦无情。凌烟阁上功无分,伏火炉中药未成。更拟共君何处去,且来同作醉先生。(《题酒瓮呈梦得》)”一旦有客人造访,白居易必然摆下酒宴,盛情款待,发挥饮酒特长尽力劝客人饮酒,尽欢而散。“长津欲度廻渡尾,残酒重倾簇马蹄。不独别君须强饮,穷愁自要醉如泥。”(《北楼送客归上都》)“余杭县里卢明府,虚白亭中白舍人。今日相逢头似雪,一杯相劝送残春”。(《赠卢绩》)“夏卧北窗风,枕席如凉秋。南山入舍下,酒瓮在床头。”(《赠吴丹》)

                      由此可见,无论公宴,私宴,或是床头放酒,随时取饮,白居易饮酒频率之高一般人难以企及。

                      三.喝酒,病魔缠身仍举杯

                      披阅白居易诗歌,其中有相当比例写饮酒或与饮酒有关的人和事。不论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喝酒成为其日常生活的重要内容。他不仅买酒,酿酒,有时还不惜用朝衣典当换酒,“忆昔羁贫应举年,脱衣典当曲江边”,“金羁骆马近卖却,罗袖柳枝寻放还。书卷略寻聊取睡,酒杯浅把粗开颜。”(《闲居》)为喝酒,他不仅卖掉心爱的马匹,典当下朝衣,还辞退女佣仆人,这些行为对比“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的李白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还有超越。更为要命的是,白居易步入中年以后,身体羸弱,疾病缠身,足疾疮疡,肺病经年,虽然医家一再叮嘱其戒酒,但无酒不饭的白居易戒酒三天就会郁闷,戒酒百日便会抓狂,戒酒一年近乎发疯。“门有医来往,庭无客送迎。病销谈笑兴,老足叹嗟声。鹤伴临池立,人扶下砌行。脚疮春断酒,那得有心情?”(《病疮》)“足疾无加亦无瘳,绵春历夏复经秋。开颜且酌尊中酒,代步多乘池上舟”(《足疾》)“去冬病疮痏,将养遵医术。今春入道场,清净依僧侣。尝闻圣贤语,所慎斋与疾。遂使爱酒人,停酒一百日。明朝二月二,疾平斋复毕。应须挈一壶,寻花觅韦七。”(《二月一日作赠韦七庶子》)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不顾自家性命,在疮疡的侵袭之下,在医家的反复告诫之下,诗人才以巨大的克制力坚持戒酒了一百天。一百天期满,便迫不及待地掂起了酒壶约人喝酒了。“眼藏损伤来已久,病根牢固去应难。医师尽劝先停酒,道侣多教早罢官”(《眼病二首》)“肺病不饮酒,眼昏不读书。端然不所作,身意闲有余”(《闲居》)“头痛牙疼三日卧,妻看煎药婢来扶。今朝似校抬头语,先问南邻有酒无?”(《病中赠南邻觅酒》)“病来道士教调气,老去山僧劝坐禅。孤负春风杨柳曲,去年断酒到今年。”(《负春》)除非万不得已,诗人才以巨大的勇气戒酒一些时日,只要疾病稍有好转,便又通宵达旦地饮酒,“病即药窗眠尽日,兴来酒席坐通宵”正是白居易作为“酒神”的真实写照。

                      四.喝酒,忧愁欢欣独自斟

                      白居易有大酒瘾,喝酒海量,一日不饮心不宁,十日不饮失魂魄,百日不饮如同要命。“经旬不饮酒,逾月未闻歌。岂是风情少,其如尘事多。”(《题笼鹤》)故此,每有闲暇,诗人便拎出酒壶饮上几杯。尽管官府存有酒瓮,但诗人还觉得家里有酒方便,于是时常自酿粮酒,这样随时取饮,甚是便利。心中如有不快,此时就成了饮酒的最好措辞。“未济卦中休卜命,参同契里莫劳心。无如饮此销愁物,一饷愁消直黄金”(《对酒》)有时诗人览镜自照,见白发增添,不觉感慨时光流逝,于是忧从中来,便以酒浇愁。“白头老人照镜时,掩镜沈吟吟旧诗。二十年前一茎白,如今变作满头丝。吟罢廻头索杯酒,醉来屈指数亲知。”(《对镜吟》)唐朝时的官员,多数赴任外地时,不允许携带家眷,故而官员在任所不免缺乏家庭温馨,每当逢年过节,春风明月之时,也只有借助于酒杯抒发对家乡亲人的思念。此时当然又是爱喝酒人的理由。“今日北窗下,自问何所为。欣然得三友,三友者为谁。琴罢辄举酒,酒罢辄吟诗。三友递相引,循环无已时。”(《北窗三友》)“昼听笙歌夜醉眠,竹映松遮灯火深。宿舍不来嫌冷落,一尊酒对一张琴。”(《期宿客不至》)酒为密友,每日如影随形实属必然。

                      白居易的一生,有顺境,有逆境,有升迁,有贬谪,但几十年的官场閱历,多岗位历练,既积累了他圆融通达的官场经验,也进一步培养了他见酒而悦,逢宴必饮的海量。但他的过度酗酒不能不说是一大缺点。“忽忽醒还醉,悠悠暮复朝。残年多少在,尽付此中销”“千首恶诗吟过日,一壶好酒醉消春”可以作为他人生态度和为官历史的高度概括。

                      纵观白居易的诗酒人生,检视其丰富的诗歌创作,诗人虽然也写出了或暴露,或抨击,或讽刺的优秀诗歌,甚至写出同情下层劳苦者的《观刈麦》《卖炭翁》《红线毯》等被人称道的作品,更是写出《琵琶行》《长恨歌》等脍炙人口的不朽篇章,但诗人的绝大多数诗篇仍停留在封建士大夫的低吟浅唱,应酬消遣,抒怀解闷的境界。依笔者看来,作为诗圣杜甫死后两年出生的诗人白居易,其作品的思想深度与广度,其爱国性,人民性诸方面,与杜甫相比较还有明显的差距。

                      参考文献

                      [1]新唐书.宋欧阳修.中华书局,1975年2月.

                      [2]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五代卷.周祖譔.中华书局,1992年9月.

                      [3]全唐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10月.

                      (作者单位:平顶山学院图书馆)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