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偷渡惨案曾震惊世界

                      2019-10-31 04:10:16 环球时报 2019-10-31

                      陶短房 宋海博 魏云峰

                      编者按:尽管导致39人遇难的英国“死亡货车”惨案仍在调查中,但它暴露出的非法人口贩运链条令全球为之触目惊心。在过去的岁月中,因为各种原因被迫参与偷渡的人们,在这条充满风险的路途中上演了一幕又一幕悲剧。

                      漫长而血腥的偷渡历史

                      广义的偷渡历史久远。自从有了边界和检查,便有了偷渡这种行为。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以偷渡的方式多次在希腊各城邦之间避难,中国唐代两位高僧——玄奘和鉴真各自的西行和东渡之旅,实际也带有“偷渡”的色彩。在日本的“江户锁国”时期,当时的“锁国令”禁止日本人出国,一旦出国则不许回国,否则处死。即便这样,也有许多人因为种种原因成为偷渡者。17世纪初因海难漂流至俄罗斯堪察 加半岛的一批日本人,其中仅传兵卫一人幸免,却因此终生未能回国。

                      近现代意义上的偷渡,则发源于资本主义兴起之后。由于对劳动力的需求,一些国家开始大规模开放劳动力市场,催生以非法劳工和非法移民为主体的偷渡大军。如19世纪大规模的华工现象。自1807年-1925年,约300万华工在欧美各国蛇头的组织下,被贩卖到世界各地。在漫长的贩运过程中,恶劣的运输条件导致很多人客死他乡。风暴、波涛、海盗、坏血病、海难、偷渡者的内讧(尤其是遭遇不测后对食水的争夺),以及船主和船员在遭遇各国官方查验时为“灭迹”而灭口的行径,都会给无助的“船民”(对海上偷渡客的委婉称呼)带来杀身之祸。19世纪法国作家梅里美的代表作《达曼戈》被公认为控诉黑奴贩卖的杰作,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这其实也是一部反映船民苦难的作品。

                      由于英国自1807年取缔黑奴贸易,此后法国、荷兰、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相继跟进,自那以后直到1859年(最后一艘奴隶船抵达美国亚拉巴马州莫比尔海岸),黑奴贩卖是以“偷渡”形式组织的,而这些“特殊偷渡者”的命运比一般船民更为恶劣。英国档案显示,当时负责围堵偷渡船的英国西非舰队,在1807年至1860年间抓获1600多艘偷渡船,救起超过15万名船民,而死在茫茫波涛中的特殊船民则不计其数。《达曼戈》中那艘法国非法贩奴船在遭遇暴动、海难和船民自相残杀等一系列劫难后,仅男主角一人幸运地被英国海军救起。▲

                      “催生”以色列的犹太偷渡案

                      20世纪30年代,欧洲犹太人遭到纳粹德国的大规模迫害,很多人被迫移民到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巴勒斯坦。但此举受到已经定居于此的阿拉伯人的反对。为此,英国殖民当局于1939年宣布限制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的移民人数,超过规定人数的移民为非法移民,须强制遣送出巴勒斯坦。

                      为防备犹太人的偷渡行为,英国出动军舰和飞机终日在巴勒斯坦海岸线巡逻,一旦发现有偷渡上岸的犹太人,立即拘捕。但欧洲大陆排犹环境不断恶化,回到巴勒斯坦成为犹太人的最后自救之路。不少偷渡者禁不住长途颠簸病倒在船上,因为没有救治条件,只能听天由命。那些没有能力闯过英军封锁线的犹太人,往往选择换成舢板偷渡,如果逃不过英国人的眼睛,他们就凿沉偷渡船,英国海军无法判明这些船是自沉还是事故,只能对沉船上的人予以救援,不少偷渡者通过这种方式踏上了巴勒斯坦的土地。一时间地中海沉船事件多有发生,因此遇难的人也并不少见。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场大规模的惨案发生了。1941年12月16日,一艘难民船“斯特鲁马”号(右图)载着769名犹太难民从罗马尼亚前往巴勒斯坦。当时船上已经严重超载,偷渡者们不得不扔掉大部分行李才能勉强挤进船舱里。本来他们以为几天时间即可到达目的地,忍忍也就算了。但半路上船只发动机出现故障,被迫停靠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港口。由于土耳其拒绝收容难民,这些偷渡者不得不在船上生活了两个月,这艘船上只有四个洗手池、一个净水龙头和八个厕所位,生活条件之差可想而知。

                      1942年2月23日,由于英国殖民当局迟迟不同意接收这批难民,失去耐心的土耳其强行将“斯特鲁马”号拖到黑海。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24日凌晨,一艘苏联潜艇将“斯特鲁马”号当成向纳粹德国运送战略物资的货船,发射鱼雷将其击沉。船上的男女老少几乎全部遇难,仅有一人幸存。

                      即便二战结束,欧洲的反犹风潮也并未随之而去,各地的犹太人仍源源不断地以各种方式偷渡到巴勒斯坦。1947年7月,一艘名为“Exdous”号的货轮载着约4500名无家可归的犹太难民驶向巴勒斯坦。接近巴勒斯坦海岸时,货轮被英国海军发现。英军下令该船停下,但后者仍然强行向海岸靠近,英国海军采用武力强行登船,制服了反抗的船员和难民。

                      英国人认为,不能让这些犹太难民进入巴勒斯坦,强行将他们带回欧洲。由于无处安置,英国人竟然决定将他们送往德国,安置在英国人控制的两处难民营里。这对于刚逃出纳粹德国集中营的犹太人来说无异于噩梦重现。当货船驶入德国汉堡港时,船员和难民拒绝下船。英国人毫不客气地再次动用武力,将难民们安置在英国在德占领区的营地里。

                      虽然英国人阻止了犹太难民的偷渡企图,但这些事件使英国国际形象大大受损。在舆论压力下,巴勒斯坦地区分治独立的进程大大加快,1948年5月,以色列建国。▲

                      “金色冒险”号与“偷渡灾难”

                      冷战结束后,由于苏联及其控制下的东欧地区与西欧存在明显的经济差异,大批东欧人前往西欧务工。而冷战时持开放性移民政策的西欧此时却开始收紧移民政策,欧洲出现大规模偷渡潮。1992年,仅德国就有43.8万名非法移民进入,至2001年,已有数百万非法移民进入西欧。这些移民进入西欧的途径多种多样。其中海路最为凶险,每年因船只失事而淹死在海中的非法移民至少有上千人。1996年12月26日,280多名来自斯里兰卡、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偷渡者因船只失事,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以南海域全部溺亡。

                      陆路也并不安全,除了多佛惨案这类藏身卡车导致的悲剧外,在一些地区还会受到战乱的威胁。例如中东和东欧难民偷渡希腊时,常走的路线是穿越希腊和土耳其边境。但希腊和土耳其关系长期紧张,两国边境线上多有地雷,不少偷渡者因此触雷身亡。

                      在亚太地区,经济诱惑同样驱动偷渡者们孤注一掷。被认为“改变了偷渡史”的“金色冒险”号事件发生在1993年。这是一艘根本不适合出远洋的老旧货轮,被台湾籍“蛇头”李鹏飞买下用于偷渡。在塞下286名偷渡者(多数是中国福建人)后,它一路躲躲藏藏,花了4个月才抵达美国海岸。没想到的是,由于偷渡集团内讧,“金色冒险”号在海岸苦等了两周也没有人接应。偷渡集团成员担心被捕,竟强行驱赶偷渡者下海自行游泳上岸。结果导致10人死亡、6人下落不明,其余偷渡者被美国警方抓获。这起震惊世界的“偷渡灾难”引发美国反偷渡政策的重大改变:以往仅有“蛇头”和船员会被拘留,而此次案件中,所有偷渡者包括妇女、儿童都被关进监狱,且这一做法被各国相继效法,成为新的惯例。

                      此后,美国政府对海路偷渡的打击更加严密,偷渡组织从而更倾向于陆路,即从美墨边境进入美国。通常偷渡集团会将20多名偷渡客塞进一个经过改装的集装箱夹层里,在20多个小时的行驶过程中,他们无法动弹,甚至只得躺着大小便。有偷渡者后来承认,如果不是他们拼命地敲打集装箱顶部,类似多佛那样的惨案早就在美国边境发生了。▲

                      “越南船民”潮一部血泪史

                      越南战争及相关事件,引发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突发性、潮流性乘船偷渡潮——“越南船民”事件。究竟有多少越南船民死于海上?至今没有确切数字。联合国难民署统计,自1975年-1978年底,31个国家的船只在公海上共计救助越南偷渡船186艘,救起难民8674人;1979年下半年为81艘、4031人。非官方统计称,在越南船民潮中共计有至少29万越南人“投奔怒海”,其中10%-15%死于海难、海盗袭击、内讧、饥渴或船主谋害。联合国难民署的调查也印证了这些偷渡者面临的极高风险:1981年抵达泰国海岸的越南偷渡船,77%遭遇过海盗,死亡571人,被强奸599人,被绑架243人。

                      1978年10月,装载有2500名越南船民的“海虹”号经过长途航行到达马来西亚,但靠岸的请求遭到拒绝。这艘拥挤不堪的船只被迫在公海上漂泊。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海上漂流中,船民们一直缺乏水、医疗用品和足够的食物。当时媒体描述说,“小便的骚臭味像一层云雾笼罩着船舱,粪便和汗迹环绕船沿,有些人靠着船栏,有些人无声地躺在生锈的甲板上。”随着彩色电视的普及,船民的悲惨遭遇更活生生地摆在世人面前,震惊全球。

                      但这并不是船民们悲惨遭遇的个案。1979年3月底,越南偷渡船MH3012装载着237名偷渡者前往马来西亚海岸,途中因严重超载导致发动机不胜负荷,加上水泵损坏,结果在无动力、无补给状态下漂流4天,才被马来西亚海军舰艇发现。但马来西亚海军却将偷渡船向远离海岸方向强行拖带,以免船民登上马来西亚国土。此时已有10名船民脱水死亡,拖带过程中偷渡船进水沉没,最终237名偷渡者中仅124人幸免。

                      1979年10月,一艘载有81名越南船民的偷渡船从越南南方前往马来西亚,行驶3天后丧失动力,又漂流7天后遭遇一艘泰国渔船,被洗劫一空。此后另一艘泰国渔船再次“光顾”这艘偷渡船,见船民实在一贫如洗,他们竟将失去动力的偷渡船连人带船一起遗弃在泰国海域内荒芜一人的柯克拉岛上。此后相继还有3条偷渡船被洗劫后拖到这里,登岛的偷渡者共计173人,其中16人死亡,幸存者也先后遭到多批泰国渔民洗劫、勒索。直到11月18日,联合国难民署发现4艘被遗弃的偷渡船后,才将剩余157人救上岸。这起被称作“柯克拉事件”的惨案,因受害者中不乏当时越南的著名作家和艺术家,很快被写成各种文学作品流传开,成为“越南船民”潮历史上轰动一时的大案。▲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