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公用变更会计估计提前“冬储”

                      2019-11-23 04:11:56 证券市场周刊 2019年41期

                      阮希阳

                      2019年10月30日,南京公用(000421.SZ)发布了一则公告《关于部分固定资产折旧年限会计估计变更的公告》。由于这个公告不影响当期的财务数据,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未发生变化。混在密密麻麻的三季报公告中,并不显山露水。

                      南京公用的公告显示:拟对出租车营运车辆的固定资产折旧年限进行变更,变更前出租车营运车辆折旧年限为5年,变更后出租车营运车辆折旧年限为6年。

                      变更时间点是2020年1月1日,也就是说,对公司的2019年业绩并不产生任何影响。

                      在此之前的8月30日,公司还发布了另一则旗下子公司会计估计变更的公告,主要内容是居民用户燃气表具做了会计政策变更,管网资产折旧年限和非居民用户燃气表具的折旧年限做了会计估计变更。其中,大众燃气将新装、更新改造的民用燃气表具不再作为存货(低值易耗品),而是作为固定资产进行管理和核算,大众燃气参考国家规定的表具预计使用年限(10年)作为折旧年限;大众燃气将管网资产折旧年限由20年调整为30年。

                      既然不影响当期财务指标,但南京公用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间点进行会计估计变更?这其实和公司当前的经营困境息息相关。

                      减轻负担

                      南京公用的核心业务是燃气销售,2019年半年报显示,该项业务的营收占总营收比例为69%,除此之外,公司还从事工程施工、旅游服务、汽车销售、汽车营运等业务。

                      在发布会计估计变更的同时,公司发布了2019年三季报。1-9月份,公司营收较上年同期增加7.79%,净利润下降26.81%。三季报显示,营收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南京港华燃气收入增加,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新增加了并表单位安庆中北巴士。

                      公用业务的毛利率普遍不高,据南京公用半年报,燃气业务的毛利率仅有10%,加上各项费用性开支,勉强收支持平。

                      因此,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是工程施工,毛利率达到了48%。旅游服务的毛利率只有6%,汽车销售只有1%。而变更会计估计的业务——汽车营运毛利率为-49%,亏损严重。

                      由此可见,南京公用变更会计估计的目的十分明确:在财报上减轻负担。

                      此举对2020年业绩的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先看对运输设备的影响。据南京公用半年报,汽车营运业务营收6800万元,2018年全年营收1.1亿元,营收规模相对稳定。账面显示,公司运输设备在2018年计提的折旧约4600万元左右。初看起来,把折旧年限从5年调整成6年对公司整体影响并不大,总体影响应该不超过1000万元。但是,2018年报显示,除了当年计提了4600万元折旧外,还通过企业合并增加了8900万元折旧,这部分折旧来自并购的安庆中北巴士。所以,合并之后,公司每年针对交通设备计提的折旧额就比较大了,会计估计变更后,对未来的业绩影响也较大。

                      同时,从会计估计变更情况,也能够推测公司将来的发展方向。

                      并购的子公司安庆中北巴士,运营安庆市的城市及近郊公共汽车客运,虽然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状况不算太好,但作为当地政府扶持行业,每年有不菲的政府补助,或许,这是南京公用决定在该行业深耕的原因。

                      安庆中北巴士的资产负债率较高,合并报表体现新增8900万元的累计折旧,也说明了其车况较老。下一步必将继续大规模更新巴士,通过折旧年限调整,避免带来更多的亏损,这应该才是会计估计变更的主要原因。

                      再看存货变为固定资产的影响。从公告内容看,公司的燃气表本来是列入“低值易耗品”科目核算的,和固定資产相比,低值易耗品在领用时一次性计入费用。

                      这是一个比较重大的变化,对公司的业绩影响比较大,公告预计当年增加利润总额5000万元。

                      不过,燃气表从低值易耗品转为固定资产的操作,理由并不充分。公告指出,按照上海市住房和建设委员会关于《上海市管道燃气经营企业成本规制管理办法》的要求进行变更。但是,这个办法是2015年下发的,公司没有在2015年执行,却在2019年执行。而且,政府的指导意见并非入账依据,主要是用来规范纳税。核算和税务规定不同的时候,不需要调整,只需要填报纳税调整表即可。

                      一般情况下,大多数企业的固定资产的入账标准在2000元以上。所以,南京公用在2019年突然想起来执行2015年的办法,理由不算太充分。

                      而且,就算调整为固定资产,计提折旧的年限标准也过于宽松。国家规定的年限通常是下限,上市公司指定的计提折旧标准应该低于这个数值。比如办公电脑都能用8年以上,但大多数上市公司的折旧年限都是4-6年。

                      是什么原因让公司这么做?

                      原来,公司2015年的净利润高达3.6亿元,远高于之后几年,公司当时“不差钱”,没必要计较这点利润。2019年则不一样了,营收增加缓慢,利润下滑,公司需要通过“财技”来进行利润调节。

                      最后看对燃气管网的影响。官网从30年折旧期改为40年后,南京公用测算,大众燃气2019年4月至12月减少折旧计提,则南京公用的利润总额预计将增加约3425万元。

                      有时候比经营更创效的是会计

                      除了变更折旧年限,常见的会计估计还包括坏账准备计提标准、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标准、无形资产摊销年限等。

                      这些项目共同的特点就是无法精准的确定金额,但又不能在实际毁损发生后再进行会计处理。会计师的权限其实相当大,在会计准则尺度内有很大的自主权。大多数情况下,根本不需要财务造假,就可以实现修饰想要的财务数据。

                      一般来说,会计师修饰利润的手法是有先后顺序的,优先调整不需要年报、半年报中披露明细的项目,比如存货;其次调整不需要公告的项目,比如关联交易;最后才会调整会计估计,因为会计估计需要发公告,细心的投资者会在公告中看到端倪。

                      如上文所分析的那样,南京公用经过上述会计估计的变更,公司一年“新增”的利润总额接近1亿元,可见会计创效比经营更有效果。

                      糟糕的资产负债构成

                      之所以处心积虑的利用会计估计调节利润,主要原因在于南京公用的财务状况比较糟糕。公司最近的财报质量不高,主要存在以下三方面的问题。

                      一是资产负债率过高。

                      三季报显示,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达到68.76%。公司的借款来源也非常复杂,其中来自金融机构的短期借款10.88亿元,来自少数股东的应支付的借款及利息高达数亿元。1-9月份,利息支出为4212万元,相对于同期1.42亿元的净利润,公司的财务费用很高。

                      二是向少数股东提供借款。

                      公司不仅向少数股东借款,还有向少数股东提供借款的情况。财报显示,子公司杭州朗优公司向其少数股东提供借款7亿多元,说明公司的关联方交易管理不够规范,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的风险。

                      三是业绩堪忧的地产业务。公司地产业务营收只有总营收的1%,但却占用了大量的资金,也是导致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原因之一。

                      重资产运营的风险

                      进行会计估计变更的企业,大多都是重资产运营。正因为固定资产负担太重,所以才有主动调节折旧的意愿。

                      除了发布会计估计变更的公告外,这类公司很可能已经悄悄利用会计准则在其他方面做了调整,存在着业绩虚增等风险。它们都有以下几个共同点,投资者可以通过相应的财务指标进行甄别。

                      一是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占资产总额比例较高,超过30%或更高。固定资产过多的公司往往净资产收益率不高,往往低于10%,资产不是公司有效的增收工具。打开南京公用的半年报,管理费用、销售费用中,折旧为金额较大甚至最大的费用项目,成为公司的负担。

                      二是关注重资产运营的公司的业绩变化情况。在三季报中营收和净利润增幅较小甚至出现明显下滑,公司的会计师极有可能在年报中利用会计准则进行修饰。

                      三是经营性现金流普遍不佳。重资产的企业资产变现能力相对较弱,回款效率比较低。如南京公用的三季报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