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几句有用书

                      2019-10-14 03:10:50 读者 2019年21期

                      且庵

                      郑板桥有一副自题书斋联:“咬定几句有用书,可忘饮食;养成数竿新生竹,直似儿孙。”真是有味,尤其上联,可称警句。

                      陸游在《老学庵笔记》里记:“从舅唐仲俊,年八十五六,极康宁。自言少时因读《千字文》有所悟,谓‘心动神疲四字也,平生遇事未尝动心,故老而不衰。”这个真不简单,少年时读到的几个字,就“咬定”了一辈子,也受用了一辈子。

                      我们也读书,甚至还读过不少书,但可曾“咬定”一两句?比如孔孟老庄,我们都读过,里面有多少好的思想和道理,但我们不过就是读了几遍而已,什么也没有“咬定”,圣贤之书都白读了,岂不可惜。

                      我算是读了几十年书的人,对于什么博览群书、读万卷书,老早也是很相信、很佩服的,如今却是颇有点怀疑了。书读得再多,最后依旧书是书、他是他,读之前、读之后还是那一个人,万卷书在他身上没起一点点的作用,见识还是那个见识,气质还是那个气质,心胸还是那个心胸,骨头还是那个骨头。世人有一句骂人的老话:“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真是要骂醒天下读书之人。陆游的那位从舅,读得一句,“咬定”一句,受用一句,哪怕他一辈子只读过那一篇《千字文》,我们亦要称他为真正的读书人。

                      郑板桥还有一首咏竹石的题画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是寓意立身为人的,亦大有味。板桥真是慈悲人,苦口婆心,只是教人,一个“咬定”教人读书,一个“咬定”教人做人。读书与做人,其实不是两件事。  (月亮狗摘自《羊城晚报》2019年8月29日)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