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些动用核武器的“十月战争”

                      2019-11-25 02:11:15 检察风云 2019年21期

                      姚虹聿

                      不久前,沙特石油设施遭袭,中东地区局势骤然紧张。许多人不约而同地联想到1973年中东地区爆发的“十月战争”。那一年的10月9日,以色列高层对于埃及“不宣而战”的行为震怒不已,于是谋划使用核武器进行反击。如果不是时任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在一念之间顶住内阁的压力暂缓核打击计划,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据以色列《国土报》、美国《谈兵》杂志报道,1973年10月6日,西奈半岛的沙漠一片寂静,苏伊士运河的河水像往常一样静静地流淌着。下午2时,寂静突然被打破:埃及军队的数千门火炮和喀秋莎火箭炮同时发出怒吼,炮弹如雨点般砸向苏伊士运河东岸。以色列军队在东岸苦心经营的大量设施在数分钟内化为碎片。“十月战争”(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不仅导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还让中东地区笼罩在核战争的阴云之下。

                      1分钟发射上万枚炮弹

                      “十月战争”的起因是1967年爆发的“六日战争”(第三次中东战争)。在“六日战争”中,以色列军队攻占了整个西奈半岛,越过了苏伊士运河停火线,并且从叙利亚手中攻占了大约一半的戈兰高地。战后,埃及和叙利亚都想要回失去的土地,但以色列不想归还。

                      时任埃及总统萨达特认为,自己没有选择,唯有与以色列打一仗。遭受沉重的军事打击之后,以色列才有可能与埃及协商,归还在“六日战争”中攻占的土地。另一方面,当时中东地区的政治环境也不允许埃及通过和平手段收复失地——如果埃及和以色列就归还西奈半岛达成和平协议的话,那么沙特等中东国家会认定“埃及背叛了大家”,从而切断对埃及来说至关紧要的经济援助。

                      不过,萨达特并未设想通过战争“彻底毁灭以色列”。因为对于埃及而言,以色列国防军太强大了。另外,美国也不可能允许其中东地区的核心盟友被灭国。

                      在事先没有发出警告的情况下,1973年10月6日下午2時,埃及军队动用了火炮和地对地导弹,还出动220多架战斗机,猛攻以色列军队设在西奈半岛的火力点、指挥所、防空导弹阵地、空军基地、补给站以及雷达站等军事设施。与此同时,在位于苏伊士运河以北数百公里的戈兰高地,叙利亚军队的900辆坦克和4万名步兵在约100架战斗机的掩护下,猛攻以军。

                      在战争打响后的短短1分钟内,就有1万多枚炮弹倾泻在以色列军队的防线上。开战仅20分钟,埃及战斗机就完成了300架次空袭。随后,埃及士兵从苏伊士运河西岸出发,强渡运河。

                      由于预料到以军装甲部队会进行反击,埃军发动第一波攻势的部队装备了数量众多的反装甲武器,包括单兵携带的RPG火箭弹以及先进的AT—3反坦克导弹——平均每3名埃及士兵中就有1人装备反坦克武器。随后,埃军击破了以军设在运河东岸的堡垒群(“巴列夫”防线)。

                      到当天下午5时,有3.2万名埃及步兵抵达运河东岸。24小时后,埃军有超过1000辆坦克、1.35万辆军车以及10万名官兵抵达东岸。到此时,埃军仅阵亡208人。部队继续前进了约15公里,有两个军的兵力进入西奈半岛的沙漠地带。

                      以色列仓促应战

                      10月8日,以色列装甲部队在没有空军及步兵掩护的情况下仓促反击,共投入300辆坦克。出乎以军指挥官意料的是,这一次埃及军队没有像在以前的战争中那样“一触即溃”,相反,埃及的坦克和反坦克步兵默契配合,阻击以军。在48小时之内,有200辆以军坦克被摧毁。

                      在戈兰高地,叙利亚派出的武装部队由1300辆坦克、65套防空导弹系统、400门高射炮和600门火炮组成。而以军在戈兰高地前线仅有170辆坦克和60门火炮。在戈兰高地北部担任先头部队的是叙利亚军中的精锐——第82伞兵旅。他们顺利拿下了以军设在赫尔蒙山上的重要堡垒。如同西奈半岛的埃军一样,叙军攻击以军时也小心翼翼,只在己方防空导弹的保护范围内行动。不过,叙军指挥官的综合能力显然不及其盟友埃及军官,居然没让部队配备用于跨越反坦克沟渠的桥梁设施,以至于前线部队不久后便陷入了“交通大拥堵”。

                      获得喘息之机的以色列军队派出第188装甲旅(“巴拉克”旅),开始阻击叙军的先头部队。第188装甲旅的指挥官在第二天的战斗中阵亡,留下副指挥官和其他军官继续指挥部队激战。不久后,这支部队四分五裂,残存的坦克和士兵各自为战——戈兰高地危在旦夕。

                      叙利亚军方原本估计,以色列的后备役部队至少要在24小时后才能到达戈兰高地增援。但事实上,以色列后备役部队在战争爆发后的15小时便开始陆续到达戈兰高地。这是因为戈兰高地被以色列高层列为“第一优先处理对象”。埃及进攻的西奈半岛与以色列本土有一段距离,而叙利亚攻击的戈兰高地一旦陷落,那么叙军便可以长驱直入,快速推进至以色列腹地,进而让以色列遭受“国家存亡”的威胁。

                      以色列后备役部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戈兰高地增援。他们到达前线的兵站后一分钟也不休整,直接钻进坦克开赴前线。这些坦克来不及进行战前的例行检测,甚至来不及安装用于防范反坦克步兵的机枪,就匆匆上阵了。

                      对于以色列而言,那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在“十月战争”爆发的前4天内,以军损失了49架战斗机以及约500辆坦克。除了装备受损以及人员伤亡以外,以色列全国的弹药储备量也下降到非常危险的水平——105毫米炮弹的储备量一度只够维持48小时作战之用。

                      一念之间

                      以色列政府内部弥漫着恐慌之情。10月9日,以色列高层举行会议。时任国防部长达扬向总理梅厄夫人建议:“是时候考虑动用核武器了!”

                      外界猜测,1973年时,以色列军队的核武库中共有13颗可以安装在导弹上的核弹。当时以军用于投射核弹的主要工具是“杰里科—1”型弹道导弹。20世纪60年代,“杰里科—1”型弹道导弹被装配给以军。这种导弹来自法国——达索飞机制造公司与以色列政府签署合同,法方向以色列交付了射程在235—500公里的“杰里科—1”型弹道导弹。该型导弹采用两级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能携带450—800千克重的高爆弹头,或者一颗破坏力相当于2万吨TNT炸药的核弹头。

                      据悉,以色列内阁的这次闭门会议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就是“是否有必要动用核武器”。有一些官员表示坚决反对,因为“那样将把中东地区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包括以色列自己”。

                      据美国《谈兵》杂志报道,最后,所有参会人员都把目光投向总理梅厄夫人,让她作最终的决定。梅厄夫人担心,核战计划一旦付诸实施,那么以色列将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二个将核武器投入实战的国家(第一个是用原子弹攻击日本的美国),届时,以色列很可能遭到全世界的谴责,并成为所有阿拉伯国家的死敌。于是,梅厄夫人决定暂时搁置动用核武器的计划,转而向美国求援。她说:“如果美国不肯帮忙,那么我们就孤注一掷,动用核武器自卫!”事后,国际时政评论人士将1973年10月9日称为“中东地区最危险的一天”,如果不是梅厄夫人在一念之间顶住内阁的压力暂缓核打击计划,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非常同情以色列的处境,而且当时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警告称:“如果以色列被叙利亚军队灭国的话,那么将给美国带来一场可怕的地缘政治灾难。”于是,尼克松很快批准了对以色列的紧急军事援助行动。他下令:“美国空军把所有能飞的玩意儿都派到以色列去!”于是,美国开始执行这项名为“五美分救援行动”的任务。在命令发布后的9小时里,大量美军运输机满载武器弹药陆续飞往以色列。

                      运抵以色列的美国武器直接被送往前线。接照当时的媒体报道,“有些来自美国北方基地的弹药,在发射出去的时候还是冰冷的——还没来得及被中东地区炎热的天气焐热”。此外,以色列从美国紧急购买了36架F-4“幽灵”战斗机。这些战斗机原本已经在美军中服役了,被匆匆涂上以色列空军的标识后,由美军飞行员开到以色列,直接投入战场。

                      “五美分救援行动”让以军在战争的紧要关头,迅速补充了损失的装备。因此,以军内部称之为“救命行动”。

                      埃及军队在西奈半岛取得巨大战果后,没有乘胜追击,这给了以色列喘息的机会。以军快速获得大量美国军援后,在戈兰高地集中兵力,遏制住了叙军的进攻。接下来,以军利用美国提供的卫星情报,得知埃及的第二和第三军团之间存在一个防御缺口。很快,以军利用这个缺口渡过苏伊士运河实施反击,导致埃军的主力部队——第三军团被围。由此,战局逆转。埃及第三军团无路可走,似乎难逃全军覆没的命运。

                      不过,美国不断向以色列施加压力,阻止以色列军队歼灭埃及第三军团。最终,联合国通过了停火决议,要求以色列与埃及之间的战争立刻停止。战斗逐渐平息,停火决议生效。

                      核战危机不止一次

                      其实早在1967年“六日战争”爆发前夕,以色列就秘密组装了若干枚具备实战能力的核弹,准备在战时对埃及实施核打击。这一被称为“参孙行动”的秘密核战计划是“万不得已之时的对策”。由于以色列在“六日战争”打响后的数小时内就击溃了埃及军队,所以蘑菇云没有在西奈半岛升起。自那之后,有关“参孙行动”的一切都被封存在亲历者的头脑里和机密档案中,仿佛从未存在过。

                      有资料显示,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时间较早。1966年年中,在以色列南部城市迪莫纳的一处研究设施内,由物理学家伊斯雷利·多斯特罗夫斯基领导的研发团队越过了“核武器实用化”的门槛。

                      针对“参孙行动”,最有发言权的是退役准将、曾在以色列军方和军工部门之间担任联络员的伊扎克·雅科夫。据雅科夫回忆,1967年5月20日,他刚从美国回到以色列,就接到作战部长威茨曼的紧急指示,要他“把手头的家伙准备好”。

                      雅科夫得知,以色列的技术人员正夜以继日地组装“特殊爆炸装置”。当时以色列迪莫纳基地负责制造核弹的核心组件,另一处研究设施负责制造核弹的起爆装置。

                      几天后,一份作战方案(即“参孙行动”)诞生了。战时该方案的具体实施方法是:以军采用特种作战手段,将核装置偷偷运送至西奈半岛地区引爆。

                      由于当时的以军缺乏导弹等运载工具,所以两三枚核弹不足以对埃及军队产生太大的直接杀伤,但在不知以方实力深浅的外界看来,一次出人意料的核爆能产生足够强的威慑力,并改变实力天平。

                      为保密起见,无论是以色列国防军还是科研团队,没有任何人书面起草“参孙行动”命令,所有指示都通过口头传达。

                      按照这份作战计划,两支执行核爆任务的队伍,将搭乘两架法国制造的“超级黄蜂”直升机前往目标地点。“超级黄蜂”直升机是当时以军配备的最大的直升机,一次能运载38人或重型货物。一旦核爆时机成熟,以军部队就会从以色列中部盖代拉镇附近搭乘“超级黄蜂”出发,科研人员会携带核装置于稍后出发。

                      “超级黄蜂”直升机的降落地点选定在西奈半岛东部山区,距埃及一处军事基地20公里,距以色列边界15公里。另有一支伞兵部队负责对埃及军队实施骚扰,以转移后者的注意力,确保核爆部队部署就位。据估算,核装置起爆后,整个西奈半岛都可以观测到强烈的闪光及蘑菇云。

                      1967年6月5日,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整整一上午,雅科夫都守在行动指挥部的电话前。只需一道命令,他就会率部对埃及发动核打擊。但电话始终没有响起。随着“以军击溃埃军”的消息传来,雅科夫和同事们意识到,“参孙行动”不可能付诸实施了。次日,“参孙行动”指挥部正式解散。

                      编辑:姚志刚  [email protected]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